叶球

【桃辫|脑洞】平行时空+时空错乱

1995桃x2018辫 


事业上升期的辫回到桃在北京打拼的那段时间和桃儿同甘共苦同舟共济

私设平行时空俩人没得亲戚关系_(´ཀ`」 ∠)_

自己越想越觉得带感然鹅没有文力,有没有太太愿意产出qwq?

emmmmmm今早冷静下来之后认真的计算了一下年龄,我桃1973年生人,1995年桃22岁,辫儿今年26……乖乖,辫儿比桃大四岁……搁在1995年,辫儿就得是1969年的……【头大

什么也不说了,昨儿三十,今天初一

【华畅|中秋贺文】谁偷吃了奶糖!

十五分钟产物w


“哥?哥?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彭彭的手在他哥眼前晃了晃


“彭彭偷偷吃糖了吗?我闻到好浓的一股奶糖味哦。”刘宪华背着手绕着他可爱的弟弟转了两圈。


“哎呀!”彭彭立刻面带委屈“哥,你也不想一想,节目组那么小气,什么都不给,要价格有那么高那么黑心,我哪里来的奶糖啊?哥,你绝对是被节目组摧残太久出现了幻觉,哦对,幻嗅,幻嗅!”


刘宪华刚想反驳一下哪有幻嗅这东西,就看见小H叼着一只客用拖鞋欢快地跑过眼前。刘宪华用眼神示意彭彭,彭彭会意一笑,两人默契的前后堵截了H,缴获拖鞋三双半。


听闻消息的黄老师扔下锅铲三步并作两步跑来,一把捞起皮皮H放在膝头,一手掩着狗臀,另一手假模假式的殴打熊孩子。小O不知就里,咬着裤脚拉来何老师,大有找麻麻护崽子的意思。


刘宪华一旁抱着胳膊看热闹正开心,刚想转头去跟彭彭咬耳朵,却发现彭彭跑到角落背对着人群的方向不知在做什么。


“彭彭!”

“啊?哥怎么了?”茫然的彭彭转过身来,呆呆地表情看起来很是无辜。


刘宪华盯着彭彭的嘴唇看了几秒钟,走上前拉着他的手臂走向没有摄像机的洗手间。

“彭彭有什么事不能让摄像机拍到吗?”


彭彭尴尬的挠了挠头,从裤袋里掏出一支唇膏。“是这个啦,这几天嘴唇有点干,又怕被恶评怼,说成娘什么的,所以就躲着镜头啦。”


“这种事啊,”刘宪华从彭彭手中拿过唇膏,看了看彭彭涂得并不均匀的嘴唇,拧开了盖子。“奶糖味的?”


“嘿嘿嘿,哥幻嗅的根源,我没有偷吃哦,没有没有!”


“你呀。”刘宪华将唇膏涂在自己唇上。


“哥哥哥,唇膏甜唔……”刘宪华凑了过来,用自己的嘴唇将彭彭唇上的唇膏抹匀。


彭彭小朋友大脑当机……


“这个唇膏没有彭彭甜!”




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大家中秋节快乐




【all健|脑洞】恋与音乐人

我个人比较吃的几对all健cp都会有【emmmm虽然我本人貌似是all健杂食来着?】本篇大概是预告,有没有后续我不能保证qwq 形式的话脑补一下恋与制作人宣传片?


没有设定,没有,欢迎砸脑洞


命运让我们相遇,而时间强迫我做出选择


迪玛希:“从见了第一面之后始终念念不忘的人,uncle你是唯一一个啊。”


罗志祥:“哥这样的人啊,一秒钟都舍不得离开。”


魏巡:“您是我的老师,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吴秀波:“总觉得如果要找一个人来共度余生的话,你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谢霆锋:“定情信物我收下了,您的人呢,我也准备好接收了。”


庾澄庆:“我们俩的默契应该不用再培养了吧,换换培养感情怎么样?”


懦弱与徘徊将我推入贪婪的洪流


迪玛希:“Uncle为什么想要逃走呢?是我不够好吗?还是说在uncle心中有比我更好的人呢?”


罗志祥:“如果我出事了,哥会不会在乎我更多一点?”


魏巡:“您总是看不到我呢,我对您的感情不一样了,您也没有察觉到。”


吴秀波:“夜莺婉转的歌喉和美丽的容姿引诱人去抓捕,我想把你囚禁在我身边,只为我一人而歌。”


谢霆锋:“开始由你,结束由我,是你自己把权力交到了我手里。”


庾澄庆:“和我走吧,没有其他的选择留给你了。”


♪───O(´-ω-`)O────♪


李健老师:我感觉这三千弱水把我淹死才算完orz


顺便某位攻君发现只有自己的名字里缩写没有x,他表示很难过



【华畅】你是来和我早恋的吗

闪光少女AU   没有文笔,数学课十分钟产物



“陈惊!陈惊放手!我告诉你这不可能!”李由奋力挣扎,努力向民乐区逃窜。

“哎呀!”陈惊掰开李由抓着栏杆的手指,继续往西洋乐区前进。“我问过大提琴四眼仔了,Henry学长已经确定保送了,不用在乎操行分,又是单身没有暧昧关系,很适合早恋。”

“我我我我是说,贝贝塔塔她们俩的那些主意……真的傻甜傻甜的,太不现实了,上次都已经失败了,我搞这么一次,连听众都没得做了。”

“上次是上次,Henry学长和王文不一样,你和我也不一样,王文从一开始就没想谈恋爱,起初也没给我好脸色,但是你想想啊,”陈惊扳住李由的肩膀。“Henry学长从来没同意过谁进琴房旁听他练习,你是咱们学校独一份啊。他后来知道你是学民乐的,不也没随大流瞧不起你吗。学院关系那么紧张尴尬还天天跑咱们楼给你拉他写的曲子,哦对,还把我赶走!”陈惊顿了顿“总之,要说Henry学长对你没意思,我不信。”

“可,可是……”

“没有可是!你们俩啊,双箭头没跑了,赶紧捅破窗户纸,造就跨院恋爱的历史性神话吧!”陈惊拖着李由大踏步前进。

“我打鼓的力气为什么没有你大啊!”
“我吃的火锅比你多!”


西洋乐区,四层,向右转走61步,全校默认的Henry学长专属琴房就在眼前。

“加油!我看好你!”陈惊拉开门,一把将李由推了进去,重心不稳的李由向前一个趔趄,险些撞在钢琴上。”

“那个……学长好。”李由站稳身子一抬头才发现琴房内只有自己一人。“学长不在啊……”
李由伸手去推门“陈惊,学长现在不在。”门纹丝不动。“陈惊,陈惊!”

满以为大功告成的陈惊用四眼仔提供的备用钥匙锁上门
跑了。
奔溃的李由掏出手机。电话?不接。短信?不回。QQ?忙碌。
李由坐在琴凳上,等着有人来解救他。最好是Henry学长,当然良心发现的陈惊也可以。西洋乐区的琴凳坐起来似乎比民乐区的舒适些,李由坐着琴凳靠着墙,没一会儿仰着头睡着了。

被手机快门声吵醒应该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李由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眼前人的脸被手机挡住,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白皙的额头和在他的认知中属于乱翘的头发,发线处的呆毛格外的招摇可爱。

“哇啊!Henry学长!”李由反应了几秒后,瞬间跳起来试图抢过刘宪华的手机。

刘宪华玩心大起,逗猫咪一样拿着手机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躲过李由伸来的左手后又敲了他的右手背,最后以一个灵活的转身避开整个人扑来的李由后站到椅子上把手举高。


“学弟的睡颜很可爱啊,不拍下来很浪费哦。”刘宪华展示出他的手机壁纸,李由微张着嘴巴,靠着隔音墙毫无防备地睡着。


“学长!”李由双手合十低着头,我用一个星期的午饭换学长删除照片!”


刘宪华轻轻跳回地面。“拒绝交易!”手在李由头上揉了揉。


“话说回来,学弟怎么会被锁在这里呢?是有人恶作剧吗?”


“啊?我不小心,被陈惊给整了,我们俩经常这样闹着玩的,没,没事的。”


“哦陈惊啊。”刘宪华做出思考的表情。“你那个学扬琴的朋友吧?”李由点点头


“那我明白了。”刘宪华笑得眉眼弯弯,身体微微前倾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学弟是来找我早恋的吧!”


“诶!”一记直球打得李由双颊涨红耳朵发热,但还是表情认真的用力点点头。“嗯……是,是的。我想和学长早恋!”


门外走廊,楼上及左右两边的琴房都传来了欢呼声和鼓掌声,西洋乐的学子们好像正在演奏婚礼进行曲……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李由缓缓闭上眼睛,沉溺在与Henry学长的拥吻中。



官方动物属性设定_(´ཀ`」 ∠)_后面闪得太快懒得截了
主要的大概都在里面

all司向搞事性质记梗😂

皮皮少女发出试图产粮的声音【试探jpg


坤司———打在脸上的巴掌全部都还回来_(´ཀ`」 ∠)_啊你们懂得

小丑开司水仙———某天从镜子里拽出了一只小丑

安藤x开司———高冷攻话唠受?
“安藤,你为什么纹一脑袋电路图啊?”
“……”
“啊!别……我错了我不问了!”

老爷子x开司
😂😂😂我能想到的是老爷子在床上吹口哨哈哈哈哈,开司精神受到刺激于是小丑跑了出来,暴打老爷子哈哈哈哈哈
小丑:“吹!吹!还TM吹!老子都童年阴影了还吹!再吹给你牙打掉!”
小胖:额介一卡牙哈未hiang呢(我这一口牙还没镶呢qwq)

并不知道卢卡小哥适合什么梗_(:_」∠)_

灵魂宝石和空间宝石

依旧是临摹约战 分别是17册和12册

有空来细化设定吧w

这个tag,同人?同石?

时间宝石拟人
临摹《约会大作战17册》插图

【线条、细节、阴影和褶皱是我一生的痛qwq


与博士合照不得的小可爱委屈巴巴


Time: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笑着拍完


Cloak:✌️

力量宝石拟人w
姿势参考《约会大作战》12册插图
【orz其实几乎是临摹着换了个头,超级惭愧🙏